胡光中 - 用愛化險為夷 推薦

作者  歐君萍

胡光中與太太、兒子全家受邀錄唱「愛灑人間」。(攝影:土耳其志工)

翻譯歌詞歷險記為慈濟翻譯「愛灑人間」歌詞過程中,遭土耳其情治單位監聽並逮捕的經驗,更令胡光中感受深刻。「我根本連鬍子也沒留,就被當作恐怖分子。」胡光中半開玩笑地說。僅憑藉些許文字符號上的聯想便可將人定罪,這正印證了因隔閡而生的誤解和仇恨,在人世間造成的悲劇和災難。

「繁星依然閃亮,明月依舊無言……他們默默憐視著人間,他們不忍地球受毀傷;他們心疼蒼生多苦難,他們永遠陪伴膚慰人間……」

2001年10月中旬一個寂靜的夜,土耳其慈濟委員胡光中的家,輕輕流瀉出「愛灑人間」柔美的樂聲。

「鈴!鈴!……」電話鈴響劃破夜的寧靜,傳來台灣慈濟宗教處同仁熟悉的聲音:「胡大哥,有件事想麻煩您,請您幫忙把『愛灑人間』歌詞翻譯成阿拉伯文和土耳其文……」

「我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,好不容易將阿拉伯文版的『愛灑人間』翻譯完成;後來才知道不是純粹翻譯歌詞的意思就好了,還要能配合音律唱出來!這個難度太高,我只好搬出救兵─拜託大學時代一位巴勒斯坦同學幫忙。」胡光中說。

於是他打電話到巴勒斯坦,和同學在電話中逐字推敲,研究了大約四十五分鐘才定稿。接著又利用一整晚時間唱錄阿語版的「愛灑人間」,準備寄回台灣請證嚴上人「驗收」。

一通巴勒斯坦電話

滿足地完成任務,第二天,胡光中精神奕奕地駕車上班,途中竟遭三輛「黑頭車」前後夾攻、擋住去路。胡光中正納悶地想下車一探究竟,孰料十幾位高頭大馬的壯漢倏地從車上跳下,將他抓進其中一輛廂型車內蒙住雙眼,還用大棉被蓋住全身,幾個人合力抵住他的身子,讓他動彈不得。

「起先我以為他們要搶劫,於是奮力跟他們一搏,卻被他們痛打一頓,並將槍口抵在我的腰際!」胡光中心有餘悸地回憶道。

「不要再動了!再動就對你不客氣!」拿槍抵住胡光中的壯漢用英語喝斥著,其他幾個人則粗暴地搜他的身,試圖找出是否攜帶武器或手榴彈。大約過了半個小時,胡光中被帶到一處密室。黑暗中,隱約感覺有一、二十個人將他團團圍住,不僅要他換掉衣褲,還強押他坐下,像審問犯人一樣展開訊問。

「你來土耳其幾年了?」

「五年。」

「來五年了,為何不會講土耳其話?」

「因為平常做生意,客戶都講英語和阿拉伯語,所以土耳其話只會聽不會說。」

「阿拉伯語?」主審加重語氣重複他的話。

「沒錯!」胡光中點頭。

主審馬上轉頭跟後面的人喊了一聲:「OK!就是他!」接著問胡光中是否為回教徒?當胡光中再次表達肯定時,隨即被帶到另一個房間,眼罩被拿下來後,他發現─這是一間兩坪不到、只有一個鐵門和一個鐵窗的囚房。胡光中這才知道,這群人是祕密警察!腦海裏也浮出一堆問號:「是我講阿拉伯語出了問題?還是跟巴勒斯坦同學通電話出了問題?……」

恐怖分子?

大約過了三個鐘頭,幾位壯漢進來把他抓到另一個大房間,要求他說出自己的生平。為避免挨不必要的皮肉之苦,胡光中一五一十地將在台灣度過童年、在利比亞求學的過程點點滴滴全盤托出;談及到土耳其從商的部分,他們開始仔細詢問:

「你最後一次去美國是什麼時候?」

「九月十一日。」為了套出他們抓自己的理由,胡光中決定作弄他們一下。

「九月十一日?」幾個人聽了同時瞪大了眼睛。

這時胡光中已經確定這些人是因為懷疑他是恐怖分子才抓他的,馬上轉口說:「跟你們開玩笑的!我的出入境情況海關都有紀錄,你們應該比我更清楚!」

接著,他們把胡光中手提箱裏的東西全部倒出來,拿出其中的通訊錄,發現上面登錄了一家製作定時器(TIMER)的中國工廠,於是又問:「這家工廠做的定時器是做什麼用的?」

「製作炸彈要用的材料。」胡光中又跟他們開玩笑。

「啊!做炸彈的?」這時負責盤問的人目露凶光地向胡光中跨近了一步。

「怎麼可能!還是跟你們開玩笑的!」

主審拍桌斥責:「不准你再開玩笑了!」

「好,我不開玩笑了!現在我知道為什麼你們要抓我來這兒,你們一定以為我是做炸彈的恐怖分子,或是參與九一一事件的嫌疑犯吧!很抱歉,你們抓錯人了!難道你們以為會講阿拉伯語的人就是恐怖分子嗎?」

是歌,不是密碼

對於胡光中的這番解釋,他們完全不予採信,接著拿出一張紙攤在他面前:「你說,這張是什麼密碼?」

那張紙上寫的正是「愛灑人間」阿拉伯文版歌詞。「這那裏是什麼密碼,這是一首歌啊!」胡光中斬釘截鐵地說。

「怎麼會是一首歌?前面這兩句:『繁星……』『明月……』分明是指信仰伊斯蘭教的地方。接著『溫柔』『心願』『慈悲』『大愛』『家』……肯定是你們的行動密碼。下面四句就更清楚了:『他們默默……他們不忍……他們心疼……他們永遠……』你老實說,『他們』是誰!」

「『他們』就是『慈濟人』呀!」胡光中凜然說道。

接下來,胡光中進一步跟他們解釋「慈濟」是一個怎樣的組織,闡述證嚴上人推動「一人一善‧愛灑人間」理念…並一再強調:「這張紙不是密碼,它是一首歌。」

在場的人還是露出懷疑的眼神,其中一人突然說:「既然是一首歌,那你唱啊!」

於是,胡光中開始用阿拉伯文清唱「愛灑人間」……

祕密警察拿著歌詞對照,果真句句符合,開始相信胡光中說話的真實度;等到唱完整首歌,他們的表情也從原本的凝重變得輕鬆,甚至還交頭接耳地說:「的確是一首歌!我們好像抓錯人了。」

「我就說你們抓錯人了吧!你們趕快放我回家,我失蹤了這麼久,現在家人和員工一定很擔心。」對於胡光中的要求,他們沒有回應,但是態度和緩許多,將他帶到另一個裝潢華麗的大房間,然後說:「請在這兒休息一會兒,等我們和國際刑警聯繫,確定你真的沒嫌疑了,才能讓你離開。」

礙於放人的行政程序需要時間,胡光中在證明自己是「清白無罪」後,仍被祕密警察留置了一晚。

祕密警察:「我也要捐款!」

對於這段「歷險記」,信仰回教的胡光中善解為那是真主給他一個「灑愛」的機會,因此那個晚上,他賣力地跟抓他的祕密警察談「慈濟」─從土耳其地震的緊急發放,到慈濟大愛村的興建,最後聊到「愛灑人間」運動,「『一○一三』的中文諧音是『一人一善』,證嚴法師希望從這天開始,每個人都要向自己身邊的人灑愛,期盼用愛化解天下的災厄。」胡光中鉅細靡遺地解說。

聽完胡光中的說明,一位祕密警察說:「十月十三日也是中東地區伊斯蘭教徒的大日子,稱為『登霄日』,教徒每日五拜的規矩,就是從穆罕默德在十月十三日升天那刻開始。我們每日五拜,祈求真主降福世界,這與慈濟推動的『一人一善‧愛灑人間』是同樣道理嘛!」

這些祕密警察與胡光中愈聊愈投機,其中還有人表示要捐款給慈濟。「慈濟每一筆善款都很清楚,請你們把名字告訴我,到時候才能開收據。」胡光中說。他們回答:「我們是祕密警察,怎麼能把名字告訴你!如果以後你發現家中信箱或門縫有塞錢,那就是我們捐的。」

第二天早上十一點左右,祕密警察送來了胡光中的衣服,再度矇上他的眼睛,把他釋放出來,並且送上車。

「其中主審、翻譯還特別隨車送我。他們告訴我,此刻並不是以警察的身分送我,因為他們沒有這個義務;而是他們肯定我做慈濟、也欣賞我在接受審訊時還能處變不驚展現幽默。後來他們在高速公路放我下來,並用抹布擦掉車內的指紋,互不道再見。就這樣,我交了一些不知道名字的『朋友』。」

能夠意外募到這些祕密警察的心和善款,胡光中有如獲至寶的喜悅。他說:「因為『愛』,才讓原本可能是驚爆的綁架事件,化險為夷、圓滿收場。我期待愛的力量能從這裏開始,繼續在中東蔓延,真正達到上人『用愛消弭仇恨』的願望。」

【後記】

被當成恐怖分子軟禁二十四小時、卻又奇蹟似歷劫歸來的胡光中,2001年12月中旬,帶著妻兒回到台灣,向證嚴上人報平安。負責製作「愛灑人間」CD的大愛電視台研發部經理李壽全,抓住機會請他們全家錄唱「愛灑人間:土耳其語、阿拉伯語綜合版」,希望藉由這張CD,讓飽受戰亂之苦的中東居民能夠感受愛的力量。

進錄音室配唱當天,為了讓「愛灑人間」更富有回教歌曲的特色,李壽全特別在歌曲裏穿插一段伊斯蘭教的祈禱文。胡光中五歲的兒子胡雲凱先以童稚的嗓音清唱前奏,接著揚起伊斯蘭教梵拜的阿語經文,以表現胡光中被祕密警察拘留期間,孩子為他祈禱的溫馨感覺。

歌曲進入主旋律,前段由胡光中的妻子周如意以土耳其語主唱,她的嗓音純淨、空靈,媲美專業;後段則由胡光中低沈、渾厚的阿拉伯語歌聲結尾,最後全家人以中文合唱作結。

目前,「愛灑人間」音樂CD在全球發片超過六十萬張,而這張由胡光中一家三口以三種語言錄唱的「愛灑人間奇蹟版」,將同時發行MV。李壽全說:「從我創作音樂以來,製作這張CD時的心情最特別,創作跳脫狹窄的個人情緒抒發,而且是放眼全人類的關懷。」

資料來源:取自慈濟月刊423期


§ 經文印證 §
若人刀杖來加害 惡口罵辱終不瞋
【摘自:《無量義經偈頌》德行品】

閱讀 3901 次數